我在泰国当客栈“老板”,梦碎!

在北京的时候和行走的力量小伙伴杨33确实很认真的讨论过这件事,都准备找坤哥授权,名字都想好了,就叫行走的力量青年旅舍,也算给一百多号行走志愿者在北京按一个家吧。

相信每个旅行的人,都有开客栈的梦想,我也不例外。

我在泰国当客栈“老板”,梦碎!

在北京的时候和行走的力量小伙伴杨33确实很认真的讨论过这件事,都准备找坤哥授权,名字都想好了,就叫行走的力量青年旅舍,也算给一百多号行走志愿者在北京按一个家吧。

准备做成706空间那种,办很多活动,反正志愿者中现成的资源太多了,随便抓出一个人就能开个讲座,比如正在环球旅行的那个第三届的美女,更比如第四届的地产大佬,还有第五届的作家啊歌手啊陈泓宇啊。

我在泰国当客栈“老板”,梦碎!

有点扯太远了,一不小心没刹住车。话说回来,在正准备离开清迈的时候,突然接到了个任务,当十多天的客栈老板。而这个客栈另外一个名字正好叫小明客栈。

卧槽,这真是太好了,正好英语课程也结束了,正好还要等之前一起在越南玩的小伙伴李由,还免费住宿,还体验一把当客栈老板的感觉,趁真的老板回中国的空隙体验下当假的老板。

哎呀,不对啊,这是泰国清迈,语言不通咋办,重点是要住的都是说英语的外国人,卧槽,我行么!!!自我怀疑了几分钟后,不行也得上啊,已经答应人家真老板了。

我在泰国当客栈“老板”,梦碎!

当老板的第一天,等我九点多起床的时候,打扫卫生的泰国阿姨已经早就开门迎客打扫了。我仗着今天是最后一天英语课,也没在管就下楼穿拖鞋大摇大摆的去上课了。

等回来后,阿姨教我怎么锁门,这锁门确实要教一下,好几个步骤。完事,两点一到就下班骑摩托溜之大吉了。我就坐在前台研究怎么入住登记,怎么开钥匙的押金条,搞清楚哪个房间对应的价钱。两个床位房一共十四个床位,每个200泰铢,两个大床房,一个家庭房。。。

正自言自语的嘟囔着呢,一抬头,我去,门前站着三男两女五个人,穿着统一的绿色衣服,感觉是像大学生,长着跟高中生似的,后面背着登山包,胸前还背着书包,每人最少背着两个包,好生厉害。

我赶紧上前打招呼问,你们是在booking上预定好的么,他们掏出提前打印好的订单,满满的两大篇英文,趁着他们自己等级护照信息的空隙,我看了个大概,五个人全都是床位,住一天,而且第二天六点多就要办退住。你妹的,我平时十一点才起床,你让我六点起来给你退押金,好吧,当老板第一天,我忍。

下午又来了个日本大叔,之前听说过日本人说英语的口音非常难懂,真的确实不敢恭维,但是大叔会说一点点中文,他试着跟我说了几句后,我觉得还不如英文呢。这大叔住了好几天,200泰铢的单人间住了好几天,每天背着那种特别大的麻布袋出去,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。

晚上八九点钟就可以关门,爱谁谁了。yellow bar蹦迪,十二点转场喝酒,不亦乐乎。心想,管理个客栈也不难嘛。要是天天这样就烧香拜佛了。后来,该来的事情还是来了。

有天半夜我所住的床位房突然闯进一个陌生人,还操着一口非常不流利的中文,我们几个人都被吓醒了,一看表才凌晨四点钟。旁边住的人怀疑是小偷,让我去问一下,一问才知道是要住店的澳门人。

澳门人没提前预定,就这么闯进来了,打门上的电话没通后就大吼,吵醒住大床房的荷兰人,荷兰人开门把他放进来的。

心想来者是客先安排入住吧,赶紧弄完赶紧睡觉。澳门人说之前经常在这住,都不用登记,我也懒得麻烦就先安排他睡床位房了。然后我下楼确认大门是否关好的时候,发现贴在门上的我的电话号码纸被扯下来了,这事我有点火大,本着弄清楚再发火的态度,想着睡醒之后再说吧。

睡醒,十一点,我去了三楼的床位房,正好澳门人也醒了。澳门人讲了近一个小时的所有的事情,我这里挑重点说。

澳门人81年的,36岁,无业,之前在欧洲打工,已经出来一年了,二百人民币能坚持一个月的那种。因为签证到期的问题,去缅甸待了半个小时回来继续免签,这里只针对澳门护照。路途遥远三点多才到清迈。接下来就开始吐槽各种中国人了,说温州的一女的给他买机票,说厦门的一女的太粘人哭着老给他发微信求复合,重点来了,他说,他之前,一个星期带五个不同的女生来这个床位打炮。还怀疑昨天住旁边的法国女生给荷兰那哥们在大床房啪啪啪来着,因为昨天听到叫床声而旁边的法国女生也没回来。这逻辑,简直了。人荷兰一男一女住的大床房好么。

以上都是个人问题,我没权评论。但是接下来就,你为什么扯门上的电话纸,我问。他说他当时比较烦躁,电话还打不通,有点心情不好。呦呵,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。接下来,不登记,不交押金,不一天天的交房费,简直想把他赶出去。

我跟回国的真老板说了这事,那老板爽快的回复,赶出去吧,这种生意咱们不做。

好在,澳门人说床上有跳蚤,咬了他一肩膀,住了两天就退房了。退房时还跟我说之前住的都是八十泰铢,我硬气的说,现在一百。

就这样,新西兰人来了又走了,日本人走了,那五个法国人又回来住了三天,李由来了受不了床位房又走了,美国聋哑人来了住了两天撤了,没想到三天后在酒吧又碰到了。阿姨每天两点下班,我也按时晚上八点去买水果,买的次数多了,老板就直接送。送的太多吃不完,我也就送给住客,除了停水这件事之外就再也没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。

因为要去寺庙禅修就结束了当假老板的生活,用蹩脚的英语应付了下十天的客栈老板的生活,也算圆了自己一个开客栈的梦想,这个体验绝对真实值得。

但是梦也碎了,看客栈真的太无赖了,幸亏我有事情做,那些日子一直在剪辑搭车旅行的片子。客栈这件事真的太琐碎而又费时间,真的不太适合我的性格。

也许以后会开客栈,但这体验告诉我,我肯定不会守客栈。

你是否也有过客栈的梦想?

"我在泰国当客栈“老板”,梦碎!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