聂其璧:她当年追星竟然追到了美国“好莱坞”

在1923年都完成了自己的终身大事,姐姐周峻嫁给了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先生,弟弟周仁则迎娶了上海名媛聂其璧小姐。

上海滩周氏家族周峻和周仁姐弟俩,在1923年都完成了自己的终身大事,姐姐周峻嫁给了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先生,弟弟周仁则迎娶了上海名媛聂其璧小姐,周家姐弟的婚恋,曾在当年的上海滩轰动一时,成为人们街谈巷议的话题。

聂其璧:她当年追星竟然追到了美国“好莱坞”

周峻与蔡元培

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当年是55岁,而他的新婚妻子周峻只有33岁,二人年龄相差22岁,周峻曾经是蔡元培当年在上海教书时的学生,完全符合蔡元培为自己第三次婚姻开出的三个征婚条件:“一是具有相当的文化素养;二是年龄略大;三是熟谙英文,能成为研究助手。”

1923年7月10日,蔡元培与周峻在苏州留园举行了隆重的婚礼,新郎西装革履,新娘穿着白色婚纱,蔡元培还即兴赋诗一首:“忘年新结闺中契,劝学将为海外游。鲽泳鹣飞常互动,相期各自有千秋。” 以此抒发他对自己第三次婚姻的感怀。

聂其璧:她当年追星竟然追到了美国“好莱坞”

周峻与蔡元培结婚照

婚后第10天,蔡元培和周峻就携前妻子女赴比利时游学,蔡元培研究哲学、伦理学和教育学,并潜心编著了《哲学纲要》,而周峻则与小自己14岁的“女儿”蔡威廉,一起入读布鲁塞尔美术学院学习绘画,这对“母女俩”后来都成为画家,蔡威廉曾在“杭州艺专”执教多年,是中国早期为数不多的女性美术教育家,可惜的是于1939年英年早逝。

周峻曾经为蔡元培创作了一幅油画——《蔡元培半身像》,蔡元培欣然在这幅画上题诗:“唯卿第一能知我,留取心痕永不磨。”尽管蔡元培与周峻是老夫少妻,却也是琴瑟和谐,二人共同生活了17年,直至蔡元培于1940年3月5日在香港病逝,年近半百的周峻,自己独自生活了35年,于1975年在上海去世。

聂其璧:她当年追星竟然追到了美国“好莱坞”

周峻油画:《蔡元培半身像》

蔡元培的小舅子周仁与聂其璧小姐结婚时的身份,是交通部南洋大学教授,周仁出生于1892年,尽管幼年丧父,但家境还算殷实,周仁的祖母是洋务派领袖盛宣怀的胞姐,周氏兄弟姊妹都曾接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,这均得益于母舅家族的鼎力接济。

周仁毕业于江南高等学堂,是1910年第二批“庚子赔款”留美官费生,在这批留美生中,还有胡适、赵元任、竺可桢、过探先、胡明复、钱崇树、张彭春等著名人士。

第二批“庚子赔款”留美生合影

周仁入读美国康奈尔大学机械工程系并获硕士学位,因其学习成绩优秀,曾被导师挽留攻读博士学位,美国的摩尔公司也曾重金聘用他,但都被周仁婉拒,并于1915年回国工作,以实现其科学救国的理想和抱负。

周仁是聂其璧自己相中的“海归教授”,并经过媒人说合而成就好姻缘的,聂其璧家世显赫,父亲聂辑椝曾任上海道台、浙江按察使、江苏布政使、江苏巡抚、湖北巡抚、安徽巡抚和浙江巡抚等职,是晚清重臣之一,他不但是曾国藩最小的女婿,也是李鸿章在上海大办洋务时的得力干将,聂辑椝于1911年病逝。

聂其璧父亲聂辑椝

聂其璧的母亲曾纪芬是曾国藩的“满女”,自丈夫聂辑椝去世之后,曾纪芬就是聂氏家族的“精神领袖”,世称“崇德老人”,曾纪芬与聂辑椝共生育了12个子女,其中四个女儿,聂其璧是最小的女儿,也就是湖南人口中的“满女”,由于在女孩中排行第四,又人称“聂四小姐”,晚辈们则称她为“聂四姑”。

聂其璧母亲曾纪芬

聂其璧出生于1901年8月,父亲聂辑椝去世时才10岁,尽管聂其璧为庶母章淑人所生,但因其6岁丧母,曾纪芬对她特别疼爱,也备受周氏家族的宠爱,从小就养成了独立特行的性格,以洋派、倔强、爽朗、执着、潇洒、大方等这些词汇用来形容聂其璧一点都不过分,她穿着时髦、爱好逛街、乐于交际,是当年上海滩非常知名的名媛之一。

聂其璧

尽管聂其璧长期生活在上海,却秉持了湖南人爱吃辣的传统,在家里也喜欢讲湖南话,但出门交际时却是一口上海话,由于从小就读于教会学校,她对英语和法语也都非常精通,而这些也都是她长于交际的资本。

“崇德老人”曾纪芬秉承曾氏家训,家教甚是严格,但“聂四小姐”还是时常做一些出格之事,这让老太太头疼不已,但也是无可奈何。

聂其璧

周仁和聂其璧的婚礼,实际上要比蔡元培和周峻的婚礼早两个月,周仁所请的伴郎是曹铭先和任鸿隽,曹铭先是聂其璧的侄女婿,清华学校毕业,美国路易斯安娜州立大学硕士毕业,任鸿隽是周仁康奈尔大学的同学,也都是中国科学社的主要发起人之一。

而聂其璧所请的伴娘是宋美龄,婚礼的当天,宋美龄穿着一身漂亮的衣裙,戴着一串珍珠项链来到聂家,笑容可掬地为聂其璧担当伴娘的角色,宋美龄出生于1898,年长聂其璧3岁,当时已经从美国留学归来,而宋家就住在上海虹口景林教堂的附近。

聂其璧与周仁结婚时与男女傧相、花童等人合影

曾纪芬是一位虔诚的基督教徒,每周都要到虹口景林堂(现名景灵堂)做礼拜,而景林堂是当时上海最大的教堂,聂其璧尽管生性顽皮,但还是经常陪母亲去教堂做礼拜,而宋美龄母亲倪桂珍更是一位虔诚的基督教徒,宋美龄也经常陪母亲到教堂做礼拜。

由于双方经常见面眼熟,免不了互相寒暄几句,时间一长彼此互相熟悉,两家也就互相走动起来,宋美龄也就成了聂家的常客,尤其与年龄相近的聂其璧私交甚好,用今天的话来讲,她们俩就是亲密无间的闺蜜,当时聂家要比宋家显赫得多,宋美龄能够给聂其璧当伴娘,也就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,蒋介石与宋美龄结婚之后,也是在这所教堂里接受洗礼的。

当年的教堂

聂其璧是一个疯狂的电影追星族,也可以说是当今追星族的“鼻祖”,尤其是对好莱坞大牌明星非常崇拜,上海的电影院只要有新片上映,总会出现她的身影,即便是在结婚之后,她的这一爱好也依然如故,她的追星行为之“猛”,也许直至今日也无人能出其右,尽管当年聂其璧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她依然敢于横跨太平洋,跑到美国好莱坞去追星,由于周仁工作太忙,实在无暇陪她去美国,聂其璧也竟然独自完成了她横跨太平洋的追星之旅。

聂其璧

聂其璧在美游历期间,得到了时任驻美大使顾维钧的热情而周到的接待,聂其璧在好莱坞见到了《乱世佳人》男主角克拉克·盖博,《苏伊士运河》主角泰罗·鲍华,《罗宾汉历险记》主角艾洛·弗林,《魂断蓝桥》主角罗伯特·泰勒,以及著名童星秀兰·邓波儿和后来成为美国第40任总统的罗纳德·里根,这些国际大明星都曾与聂其璧合影并签名,聂其璧一生都把她这些与国际大明星合影的照片当作宝贝珍藏,时常拿出来独自观赏,也经常向家人或朋友炫耀一番,并介绍一下照片中的国际影星。

聂其璧很好地继承了母亲曾纪芬的持家本事,她嫁到周家之后,因其生性豪爽大方,很快就得到周家的认可和尊重,并成为周家的“精神领袖”,每到逢年过节,她总是不忘给周家每一位成员准备礼物,还经常把婆家和娘家人请到饭店或家里聚餐,大家其乐融融,都开心的不得了。

聂其璧夫妇与曾纪芬合影

聂其璧与周仁生育了周霞华、周麒、周夔三个孩子,她一生相夫教子,时刻不忘母亲的教诲——“慈母育儿之功,大于丈夫济世”,因此她也给周家带来了勃勃生机,她让三个子女都陆续考进了高等学府,除了女儿周霞华早逝之外,周麒考入清华大学,周夔则考入北京大学,两个儿子也都学业有成,性格上也都继承了母亲的特点,倔强、执着而潇洒,颇有湘人之遗风。

聂其璧全家福

文化大革命期间,宋美龄给聂其璧当伴娘一事,曾被造反派们挖掘出来,成为聂其璧的一大罪状,聂其璧也为此吃了不少苦头,造反派们让她反复交代其中的内幕,对于不了解历史的人,这确实也是一个值得追问的问题,但聂其璧也跟造反派们讲不清楚,上海方言“傧相”一词甚至被造反派们听成“冰箱”,聂其璧也时常以嚎哭来应对,并且哭得是天昏地暗,造反派们面对这个已经六七十岁的老太婆也有些束手无策。

聂其璧夫妇与孙辈合影

聂其璧深受母亲的影响,一辈子都乐善好施,她还曾为闺蜜盛爱颐打抱不平,盛爱颐年长聂其璧一岁,是盛宣怀的七女儿,与周家沾亲带故,也是上海滩“最后的贵族”,当时年近八十的盛爱颐一个人住在上海五原路的汽车间里,儿子在安徽下乡,女儿则在福建工作,自己孤单一人在上海,在生活上确实有不少困难,聂其璧曾亲自带领盛爱颐母女俩到上海市委大楼,直奔统战部部长办公室讨要说法,最终让盛爱颐的女儿调回了上海。

聂其璧

周仁是中国著名冶金学家和陶瓷学家,也是中国钢铁冶金学、陶瓷学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之一,他曾长期执教于南京高等师范学校、交通大学和中央大学。

1928年,周仁协助姐夫蔡元培在上海创建了中央研究院工程研究所,长期担任研究员并兼任所长,他既是1948年中央研究院院士,也是1955年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,当年国民政府撤退台湾时,曾极力督促周仁将中央研究院工程研究所迁往台湾,都被周仁以各种理由搪塞和阻止,最终为新中国保留了一所非常完整的科学研究所,可谓是居功至伟。

聂其璧丈夫周仁

1987年,上海市人民政府在中国科学院上海冶金研究所的花园内,为周仁竖立了一尊铜像,以此纪念和缅怀周仁为国家为民族所做出的杰出贡献。

已是耄耋之龄的聂其璧坚持要参加丈夫周仁铜像的揭幕仪式,尽管她因脑中风而行动不便,但还是被长子周麒用轮椅推到了现场,聂其璧依然保持着上海名媛的幽雅风度,不卑不亢地与来宾们打着招呼。

周仁半身铜像

1988年的正月初七,88岁的聂其璧在睡梦中安然离世,她即便是走向另一个世界,也依然是走得潇洒,与她上海名媛的身份那么高度契合,在聂其璧之后,上海可能再也没有民国名媛了,一代上海名媛最终落下了历史的帷幕。

"聂其璧:她当年追星竟然追到了美国“好莱坞”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